费梅特(上海)精密机械有限公司

“白酒教父”吴向东的梦想和现实

发布日期:2024-02-28 09:30    点击次数:164

  本文源自:每财网

  吴向东想要打造中国版的“帝亚吉欧”这个目标并不容易

  从五粮液贴牌打造出为人熟知的“金六福”,到后续短短十年间,并购珍酒等十余家地方酒厂,再到2005年创立A股“酒类流通第一股”华致酒行,又到2023年珍酒李渡上市,成为港股白酒第一股、酱酒第二股。

  吴向东的人生可以说在酒业路上留下了深深地足迹,很明显,有着“白酒教父”之称的他,在酒圈内已然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但即使这样想要打造出中国版“帝亚吉欧”的他,依旧面临着困境与挑战。

  第二个IPO

  01

  2023年4月27日,珍酒李渡集团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上市,成为2017年以来首家登陆资本市场的白酒企业。珍酒李渡的上市,不仅成为过去7年唯一上市的白酒企业,更成为“港股白酒第一股”。这也是继2019年创造了“酒类流通第一股”华致酒行之后,吴向东缔造的第二家上市公司。

  招股书显示,珍酒李渡是一家产销酱香型为主的白酒公司,拥有珍酒、李渡、湘窖以及开口笑四个白酒品牌,产品涵盖高端、次高端及中端价格带。2021年营收51亿元,净利润10.3亿元。其中,珍酒是公司的经营支柱,2021年营收35亿元,占比超68%。

  从主要覆盖地域看,珍酒覆盖全国市场,李渡主要面向江西地区,销售网络正在向全国扩张,而湘窖、开口笑主要覆盖湖南市场。

  多年来,A股市场对于白酒行业的监管和审核颇为严格,自2016年金徽酒上市后,就再也没有白酒品牌闯关成功。对此,吴向东将珍酒、李渡、金东酱酒、湘窖四大酱酒资产注入了珍酒酿酒;随后,珍酒酿酒又被并入了珍酒李渡,最终其选择在港交所上市,实现“弯道超车”。

  对于珍酒李渡的成功上市,有业内人士曾评价说,这深刻体现了吴向东的两面性。一方面,雄才大略,通过行业并购组局,让公司成为酱酒热潮中的最大受益者,这种运作能力,无论是郎酒汪俊林还是江苏综艺昝圣达,都是各路豪杰;另一方面,在白酒行业逆周期,大部分品牌咬牙坚持“高端化”不松口,珍酒李渡审时度势,顺势而为放下身段。

  “放下身段”是指珍酒李渡筹备上市期间,随着酱酒热的退却,迅速做出决策推出降级产品以亲近消费者。这种策略,虽然让珍酒李渡旗下的产品结构,从“橄榄球型”转换成了“哑铃型”,但保证了整体业绩的持续增长,当然也促成了珍酒李渡的成功上市。

  吴向东曾坦言自己犯下的最大错误,就是“错过了名酒厂”,此外,他也说过自己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打造一款高端酒。不过,现在来看随着珍酒李渡的上市,吴向东的这一遗憾也被弥补。《每日财报》了解到,珍酒李渡成功上市后,拥有69.08%股权的吴向东,其身价也增长了约186亿元人民币。

  梦想与现实

  02

  “我以前有个理想,成为中国的保乐力加、帝亚吉欧。”多年前的一次糖酒会上,吴向东面对媒体曾如此感慨。正因为有如此梦想,从2001年开始至今,吴向东收购了有十几家小酒厂。

  如今来看,他离这一梦想依旧很遥远,一个原因如他所说“这个理想在中国很难实现,因为民营企业不可能买下茅台、五粮液”;另一个原因则是,在他所收购的酒厂中,多数都是一些不知名的品牌,很难在短期内将它们的品牌价值提升。

  而且成功上市也并不意味着就万事大吉。从珍酒李渡上市后的首份财报数据来看,利润表显示,公司的其他金融工具公允价值变动为8.15亿元,2021年、2022年的这一指标值分别为-0.22亿元、-1.31亿元。

  扰动净利润大幅增长的8.15亿元,与珍酒李渡上市有关,即“发行予一名投资者的金融工具的公允价值变动”指标,为公司“虚增”了8.15亿元净利润,进而拉高了公司净利润、净利率。

  珍酒李渡解释,“发行予一名投资者的金融工具公允价值变动”来自于A系列优先股及就本公司的首次公开发行售前投资向Zest Holdings II Pte. Ltd发行的认股权证的公允价值的变动。

  实际上,上述金融工具变动只是一个数字,并不能带来现金流。且在上市完成后,A系列优先股已自动转换成公司的普通股,且将不会再确认金融工具变动的损益。所以,此经调整项目在上市后不再出现。一句话,上述金融工具变动助力珍酒李渡净利润大增,只是一次性的,实际并不是公司盈利能力真正提升了。

  此外,从目前国内白酒行业的发展现状来看,第一梯队中,2022年贵州茅台毛利率92%,五粮液毛利率81%;次高端的酒鬼酒、山西汾酒、国台国标,毛利率均超过70%。而珍酒李渡毛利率只为55%,不及行业平均水平。

  毛利率之外,珍酒李渡的存货也正在逐步增加。招股书显示,2020年~2022年,公司存货分别为17.37亿元、36.49亿元和51.39亿元,呈逐年增长趋势。公司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517天、414.4天和612.8天。

  对此,公司方面的解释是:“公司大部分存货为基酒。作为生产白酒的关键步骤,我们须储存基酒,亦称为陈酿,为生产优质酱香型白酒不可或缺的工序。”宁愿降低业绩增速也要储存基酒,这样的操作在行业来看实属少见。

  由此来看,吴向东想要真正实现他的“帝亚吉欧式”梦想,或许还要更潜心地去研究行业,有所突破。

  “白酒教父”的财富人生

  03

  “大家说我是白酒教父,其实主要是因为我20多年来一直在这个行业里没落下。这些年来酒行业经历了很多,中途我也面临过很多诱惑,比如房地产等,但我都没有动心,一直在做酒。”2021年,吴向东在《我心中的传奇珍酒》一文中曾这样写到。

  吴向东,出生于1969年,湖南醴陵人。1992年大学毕业,进入他姐夫傅军的新华联集团,这是湖南有名的一家民营企业。

  1996年吴向东在长沙注册海达公司,做“川酒王”湖南代理商,这是五粮液一款贴牌酒。结果不到一年就做到全省第一,初步显露出商业才华,也为以后和五粮液进一步合作打下基础。有人回忆那时的吴向东给人很憨厚的印象,话不多,能喝酒。

  川酒王热销之后,很快就有山寨款打乱了市场秩序。这让吴向东意识到做品牌的重要性。1998年,吴向东和五粮液签订了OEM代工协议,合作推出“金六福”品牌。有了五粮液的工厂背书,金六福踩上了“巨人的肩膀”。

  可是好景不长,后来五粮液意识到贴牌的弊端,开始收缩战线,金六福的产量被砍掉大半,于是吴向东转而成立华致酒行,专门做名酒经销商。按照他自己的说法,华致酒行的成立源于两个事情的启发,有一次他请朋友吃饭,开了一瓶名酒,结果倒出来全是水。还有一次他帮朋友搬家,这个朋友藏了很多酒,就让他给鉴定一下,结果发现一大半都是假酒。

  这两个事启发了吴向东,他敏锐的想到卖真酒应该是一个好生意,于是成立华致酒行,招牌就是“保真”,先后拿下茅台和五粮液的一级经销商,现在已经扩展到很多品牌了,还有红酒和洋酒,但是茅台和五粮液仍然是最重要的业务,占到70%以上。

  也许是金六福受制于人的原因,大概从2001年开始,吴向东就开始收购酒厂,自己下场酿酒。后来他说他曾经有机会收购郎酒和洋河,可惜错过了,至少少赚500亿。

  不过,有失也有得。2019年1月29日,华致酒行登陆创业板,成为A股酒类流通第一股。目前,终端一直是华致的强势所在,华致早已建立起了覆盖全国的渠道网络,拥有2000多家门店,30000多家终端,并持续不断的进行门店升级,渠道加密。

  《每日财报》了解到,截止2023年,华致酒行已连续十四年上榜《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》排行榜,品牌价值从2019年的143.45亿元提升到了2023年的271.86亿元,增幅超89%。而吴向东的身价,据2022年胡润全球富豪榜数据,其财富达到了260亿元。

股市回暖,抄底炒股先开户!智能定投、条件单、个股雷达……送给你>>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李思阳



栏目分类
热点资讯